感悟人生网
人生感悟人生哲理思想思维为人处世人生随笔
返回首页

中元节回家随笔

来源: www.yIqig.com 时间:2017-09-07 编辑: 人生感悟
中元节回家随笔

中元节,俗称鬼节。顾名思义,就是祭拜逝去的亲人的日子。父亲去世多年,每年的今天只要有时间都会回老家来祭拜一下。今年时间充裕,便赶到了还居住在家乡的大姐家。母亲先几天就被接过来了,她老人家把祭奠品备得齐齐的,只强调我们给逝去的亲人买纸钱就好。

午饭过后,大姐夫照例午睡。我、母亲、大姐围着茶几喝茶,说话。来到家乡,话题当然是围绕着家乡人围绕着中元节而展开。与母亲一辈的老人,大多一去,在世为数不多的八九十岁的老人,身体却都硬朗的很。中年一辈的,逝去的也不少,大多病逝。甚至我儿时的玩伴也有故去的,震惊之余,深为叹息,对每个逝去的生命,悠然涌上一股尊重。

好久没回故乡了,下午两点,我独自一个人特特地步行先自上山,为的是路上邂逅家乡的故人。可惜家乡认识我的人已经不多,这让我很是惆怅。费了一番工夫,终寻到了儿时住房的所在。所谓所在,当然我长于斯的住房是不在的了,但胡同还在。当然胡同只有最终端还保留着那么三四家。但站在胡同头,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胡同,那久远的记忆还是一下子被拉到了眼前。记忆中那口井还在,被茂盛的草丛遮掩着,早已弃用。井边的那棵三人环抱的老槐树也已消失不见。何以去处,跟街边的任何老人打听,保准有一个准确的答案。但我不问,为着保存记忆中那一蓬碧绿不被真想所毁。

遥想当年,井不知何年何人挖掘,周边青石堆砌,井台的青石块不知多少人的踩踏而光滑。井底幽深,阳光正午之时,我们一个一个小脑袋伸着,能清楚看到自己的模样。井口架一木制辘轳,一又粗又长的麻绳缠绕在辘轳上,打水的时候,把水桶把挂在麻绳头的铁钩上,慢慢的放到井里,挨到水后,用力晃麻绳几下,感觉桶满了便用力一圈一圈的摇上来。那时候岁数小,经验和技巧都不够,水桶很容易脱钩,于是便进到最近的一户,我唤作奶奶的,她家备着打捞水桶的工具。现在想想那时自己也挺厉害的,七八岁的小女孩蹲着井台边打捞水桶,有时一下子能打捞着,有时候要打捞上大半天。夏日伏天,打一桶井水上来,清澈甘甜,沁人心脾。现在无论多么响亮品牌的纯净水,也喝不出当年那口井水的味道了。

井边的一户,我从小唤作奶奶的,人已九十多岁,竟然还住在那房子里。那低矮潮湿破旧的房子啊,心境里却感觉那么的亲切。很想推开那两扇破旧的木门进去看望老人,又怕打扰了老人,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只是心中五味杂陈,亲切惆怅又伤感。

离开村子,继续前行,不多远,便是上山的路。山路崎岖蜿蜒,今年雨水不断,两边茅草格外茂盛。荆棵的紫花很平凡,却因了是我喜欢的颜色而在我眼中便是美丽好看的,黄黄的小野菊点缀在遍野的绿中。

眼前的山,有一个朴实的名字,家乡人都叫做二姑山。二姑山,本也不是太高,但带给儿时的我太多太多的欢乐,留给我的是太多太多的美好回忆!时光荏苒,岁月流转,经济利益的驱使,人为的肆虐开采,山早已不再是儿时带给我众多欢乐的那座山了,如今的二姑山竟然可怕的从中间劈开,wajuekai采,fajiazhifu。是的,确实富了一批人,却毁了我美好的记忆。此时阳光照着裸露朝天的山脊,风儿从中间山口掠过,青草萋萋,我眼中的一切,仿佛都在控诉着人类的贪婪和愚昧。山是再也不能称之为山了(yiqiG.CoM)。

但,记忆中半坡那片槐树开花时节,满山的那份清香仿佛还在山中飘浮着。最是下雨时那满山遍野的家乡人,蚂蚱、山水柚子捕捉了来,油炸了,满嘴的香气依然深深存留在记忆里。

站在家乡的土地上,记忆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。儿时生活在这里的几年,生活其实是艰难困苦的,但如今想来,大半生的时光流转,最为快乐的时光,也就是那个时候了。吃饱了就不知愁滋味的那时,真真是人生最快乐的时光!

    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